從日常小事 照見 人生大事

文/陳瑞旗

 

面對生活,我每時每刻不間斷蛻皮,每每以不同面貌對事對人,難免慌亂;若非經過佛學院的淨化,讓我的心變輕了,我如何能勉強把持?雖說慎莫念過去,亦勿願未來,可我總是忍不住回望,看著佛學院的一幕幕再一次重播,生動地在我心裡活起來。不為貪戀以往美好,而是溫故;為心裡的安寧,為做事的警戒,為完成的感恩。

猶記得在佛學院報到的那天,同學們的自我介紹讓我忍不住擔憂,因為大家似乎都頗具經驗,而我是「道場小白」。從前我在家看佛經,自習靜坐,網上提問佛學疑惑,卻從未參加過法會,從未與出家人交流過,完全不知道場有何規矩。第一次見面,老師便給同學們剝橘子吃,嚇得我惶恐不安!因為內心深覺必須是學生伺候老師,怎能讓老師自個兒來?!

一本正經的臉下,死命捂著胸口劇烈的跳動,擰巴地度過了一個星期。而後我的心放下,提起,又放下,再提起,起起落落了不可數回。不是我想像的青燈古佛,佛學院的日子真的是刺激,好多挑戰,好多第一次,好幾回我的心都跳到喉嗓子了。真要說我在佛學院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因為連擦張圖書館的椅子都能擦出一朵花來,當然這只是比喻詞,可是在佛學院的妙趣實在多,煩惱也能成菩提。

習慣在字語間繞句子,是因為我習慣於「想太多」,徒增煩惱。事實是我離開了佛學院,這習慣仍跟著我走,思慮一切小事,諸如 「時間很趕真不想折被」、 「最近好像都是我洗大家的碗」、「週末睡遲一些應該無所謂」等等的。其實,想太多,只要能轉念,何須怕念頭來?在佛學院養成的習慣,我常常自問自答,我所思所做的是否如法。

回憶佛學院的生活,不僅僅是那些緊張刺激的極限挑戰,更多的是平凡的行住坐臥。大事固然難能可貴,可是人們活著的一大把時間正是由那些不起眼的日常活動堆徹成的,只要活著,生活的小事就不間斷地考驗著我們,原來它們才是人生大事呀!無怪乎我常常為在佛學院把菜切歪,洗衣太慢,拖地不夠乾淨的「小事」煩惱,並非只有大風大浪才是試煉,佛學院教會我,日常小事亦是磨練,一切就看自己的起心動念。學佛修行要能落實到這些日常與念想中,從所思、瑣事見真功夫,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做個攝心的練家子,對境穩住心,不迷糊不散亂。

現在身雖不在佛學院,佛學院卻是我心之所神往,已然是我心安自在的大殿。雖不住東禪寺,但只要安住在這一刻,觀察著身口意,不讓其放肆,一呼一吸間,我知道我又回到佛學院了。

Check Also

開始懂了如何快樂

2012年,是我人生的轉淚點。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