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當戒子又當工作人員

在東禪佛教學院的學習是多元的、四通八達的、善巧的,是活潑潑的。此次東禪寺【三皈五戒典禮】由佛學院承辦,同學們因此有了雙重身份,即當戒子又當工作人員。這是疫情開放後,同學們參與的首個戒會,由於之前沒有辦活動的經驗,使得他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通过这次戒会他们了解到凡事都不是理所當然的,背后都有甚深的因缘,且看他们如是说・・・・・・。

最佳機動組
今年的三皈五戒,我不僅僅是戒子,也幫忙準備事前事後工作,之前在青年團辦活動,都是有指定誰負責哪個單位,這樣就可以清楚知道自己應該去做哪些事情。這次的三皈五戒籌備工作真的讓我體驗不一樣的做事風格,我從開始到結束幾乎每個組別都待過,一開始學長讓我準備桌卡、資料夾、戒本等等,後來包結緣品,再後來準備指標,還有排桌椅,佈置場地等等。雖然此次戒會沒有專門負責哪個單位,從行政到總務到機動,但是更讓我察覺到我應該關注每個單位元,哪裡需要就到哪裡去,成為最佳機動組。

文/方暄淇

為身口意找到了依靠
當我聽到各位法師連連恭喜,恭喜我們終於找到法身慧命之家,終於為身口意找到了依靠,內心生起了一陣感動。我想,我的信仰又更上一層樓吧,從認同、學習、皈依,到現在發願完完全全對佛的教法信受奉行。經過這陣子的反思,我越來越看見自己的我執,執著到有些迷茫,不知何去何從,所以對「依靠」這兩個字有更深的體會。這場三皈五戒來的真是時候,給我的決心一點點儀式感,也告誡自己要時時以戒為師。

文/陳志遠

法名的寄託
整個戒會過程,戒子們都很虔誠。前一天的籌備工作導致第二天精神不佳的我,在剛開始時還想打瞌睡。但一聽到爐香贊,頓時整個人都清醒過來,心想:在這麼重要的戒會上打瞌睡,實在是太不尊重這個戒會了。於是,我便很自信地將自己會唱誦的部鏗鏘有力地唱出來。
我的法名是:廬泓。給我的第一印象並不符合我的性格或是其他方面。但是仔細想想,也許這個法名給我的意義是要我將來做一個弘法者,也許這個法名裡寄託了大家對我的期待。五戒不容冒犯,我也會帶著這份意識去踐行法名(廬泓)交代給我的使命—佛教弘法者。

文/謝靜安

做事不難 做好卻不容易
這次的三皈五戒戒會讓我有了不一樣的身份,從戒子變成了工作人員。佛事組,看起來很簡單。但在實際運作之後發現到很多細節要注意,一點也不能馬虎。從排座位、粘桌卡、準備縵衣夾板等工作其實都不難,可要做得好卻不容易。從準備結緣品的過程中就看得出其中的細節和細心。要准備男、女眾和小孩的念珠;要讓每位戒子拿到適合他們的佛珠,事後要打包綫上皈依者的結緣品等等。此次戒會的籌備工作,過程中深刻瞭解到「忙就是營養」這句話的意思了。

文/陳俐潔

佛教總是好的
脫下圍兜,捧著海青縵衣走向報到處,帶著好奇的心態,參與了人生中第一次的三皈五戒。不一樣的是,父母都一起來參與受戒,雖然他們不一定知道什麼是三皈五戒,但虔誠的身影、關愛之心、一句「佛教總是好的」令我感動。
農曆四月初八,恰逢佛誕節、母親節,全體佛學院同學一起受戒,正式成為佛弟子。容師父開示說反觀自照,因為看不到自己,所以罪過都往別人身上推。學佛即是照見自己,勇敢與習氣革命。從改變別人,到改變自己,到順應不同情況人事自我調適,是化煩惱為菩提的過程,學習聆聽、接受、思考、改變,便能漸入八風吹不動、自在歡喜之道。

文/羅雪羚

能持還是不能持?
五戒當時有含請諸佛菩薩作證受持三皈五戒,和尚問能誓不殺、盜、淫、妄、酒嗎?大眾答能持,我也如是。那時的我,有點無信心回答「能持」,因是誓,又有佛菩薩作證,做錯既不是違了?然而,即使受持了難免也會做錯,所以自己有點擔心。
最後我再想了想,若不說「能持」就錯過了這次好因好緣,也不能加持到自己受戒的力量。因此說「能持」是極對的。這樣在未來才能夠更好的改變自己的惡習,慢慢的好好受持生智慧。

文/陳頤琪

角色互換中領悟到做中學
這次的典禮,我不僅是工作人員也是一名戒子。在角色互換的過程中,我也學習到了如何好好地安排時間。雖然曾經也辦過活動,但是每一項活動的環節和需要還是有些不同。因此,「做中學」是我領悟的其中一項學問。
更感動的是能與本山連線同步進行,同一個時間與世界各國在進行同一場法宴。受惠的是保和尚和長老法師們的開示,讓我在這次典禮中內心充滿了力量、看見了希望。

文/林實敏

Check Also

修行要一步一腳印

撰文:林實敏   原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