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與回教的人間之路

期待已久的千年之約專題講座終於在3月31日晚,受叢林學院之邀,院長覺誠法師於雲端現身分享。用“VR” 帶領大家走一趟大乘佛教的發源地,把沉默千年的犍陀羅文明給鮮活了起來,東禪佛教學院同學們也一同上線聆聽。

院長叮呤,「希望大家把雙語學好,把歷史學好,把佛法學好,有一天你們也會到這些回教的國家,甚至其他的國家交流。我只是鋪一道橋,未來各位同學就踏上這條橋繼續往前,展開我們人間佛教和諧和平之路。」在場同學們無不感動莫名。

阿富漢和巴基斯坦之行,讓人間佛教的行者們遇見了歷史、經典、看見了犍陀羅,更與回教國家結下了未來緣,展開人間佛教在這片土地上的新篇章。

聆聽千年之約的回向

《可蘭經》與《心經》相遇在阿富漢
“努力現在,奉獻未來;珍惜現在,展望未來”,是從這堂寶貴的課所收穫的其中一個啟發。《可蘭經》與《心經》在阿富汗國土上同時奏響,宛如一首宗教和諧、世界和平的交響曲。讓宗教之間相互包容,不同宗教的信徒們能在各自信仰上向善向上,共同向這世界發出“處事無畏、和平共存”的信號。
如音老師在分享中拋出“我們可以為未來的佛教留下什麼?”如當頭棒喝,醍醐灌頂般激發了我們為教的願心,並擔負起護持佛教,為千年後的世界保留佛教的光輝,延續佛法的智慧之光。

文/黃瑋湧

初學者的典範
覺誠法師的行誼與真誠,讓初學者的我們看到何為菩薩道。在菩薩道上,平等與慈悲是給眾生最好的禮物。院長去阿富汗送暖是件不容易的任務,讓阿富汗人民感受到什麼是慈悲,什麼是平等。也讓我看到四宏誓願裡的“眾生無邊誓願度”。感恩院長的施無畏,您是我們初學者的典範!

文/饒慧清

與法師身臨其境
慶倖自己能聽聞院長與法師們分享此次巴基斯坦之行,隨著法師們的腳步,我也一併遇見歷史、經典、看見犍陀羅藝術,更預見了未來。身為伊斯蘭國的巴基斯坦,努力不懈的挖掘和保留佛教珍貴遺產,令人動容。世間所有本是一體,縱然有種族、宗教 、文化等的差異,倘若我們找到自己的清淨心,就能不比較、不計較,達至和平和諧的局面。

文/張智富

無相精神
此次的分享會讓我看到院長的“無相”精神。“無相”並不是說漠視對方的身份, 而是平等的給予對方尊重,不卑不亢。平常我們會因為自己或對方的身份、地位而產生分別心,也會因此而輕視或畏懼對方,但院長與阿富漢官員見面時,明白自己是佛教僧侶之身份,不應該執著對方的身份,所以做到了坦然並真誠地與對方交流。

文/譚仁鐘

佛教的護法
阿育王與迦膩色伽王,這兩位國王都是佛教的大護法,對犍陀羅文化的發展與貢獻,功不可沒。巴基斯坦學者如數家珍報告出自己對佛教的研究,同時竭盡所能保護佛教遺址及文物,雖然他們不是佛教徒,這一刻我覺得他們也是佛教的護法。兩千多年前佛教在這片土地上興盛過,祈願兩千多年後佛教也能再度在此弘揚。我發心努力學習,以期在未來能為佛教奉獻。

文/黃暉綺

看見和諧的希望
心裡非常感謝巴國政府依然心存恭敬地保留了佛像、佛經及難能可貴的佛教遺跡。如今的巴基斯坦雖然已是回教國。但是他們慎終追遠的精神令我十分感動。這趟千年之約仿佛讓我再次看見了佛教與伊斯蘭教可以和睦相處, 共致和諧的希望。巴基斯坦政府的開明,教會了我如何用寬大的胸襟包容異己,接納他人。也學習到人如果一直活在舊有的慣性思惟裡,是無法成長和突破的。但願如院長說的那樣,能用一塊新的“法布 ”鋪在那些佛教失傳的土地上,好讓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

文/林實敏

下一個千年之約
看見院長與法師們踏入犍陀羅這個大乘佛教的發源地,虔誠的身影,聲聲的佛號重現在這片土地上,看著微笑、沉默而莊嚴的佛像,大家心中感動滿溢。更感動的是法師們傳承著人間佛教的血脈,不僅是去遇見佛陀,更發願延續法脈,而做出了一系列的計劃回饋犍陀羅。在佛學院,我們當放下執著,不忘初心,多聞熏習,把平凡的自己磨光磨亮,思考自己怎麼樣讓佛教有下一個千年之約。

文/羅雪羚

在巴國種下菩提種子
這是增廣見識的一天,我看見院長為佛教盡心盡力,不辭勞苦地為佛教奔波。可見心力超越了一切,年齡不是問題。院長辛勤為我們搭建了一道與巴國延續未來緣的橋,不僅對人間佛教在巴國的開展創建一個未來,也能讓巴國人民的心田種下菩提種子。我要效仿院長那種為教的精神。

文/李鈺萱

看見佛陀的影子
巴國之旅,看到的不僅是文化的交流、思想的碰撞,還有穿越時空來相見的佛陀。佛陀,你曾來過嗎?我想這是每個人內心都會有的疑問,然而藝術、建築、文化……從這些“色”中都看見了佛陀的影子!有感我們仍為一介凡夫,精神上雖能傳承延續佛陀的法脈,但難免在看到這些佛陀的影子而澎湃不已。他知道我們身處的時代,唯有留下這有色物質,才能夠安撫、激勵我們相信——他來過。

文/範喬翡

欣慰回教國學者研究佛教歷史
第一次和叢林學院一起聽課,心中既開心又緊張。這次的分享會讓我對犍陀羅文化和法顯大師有了更深的瞭解,也對巴基斯坦這個國家充滿好奇。尤其看到他們還有那麼多佛塔還沒被開發,還有那麼多的佛像被收藏著而沒對外開放。讓我感到欣慰,也有點意外的是,當地學者有在研究這段佛教史,也有在對這些遺跡進行探討。

文/陳俐潔

意想不到可以觸摸到巴國佛像
作為回教國家的巴基斯坦能不遺餘力把佛教的遺址保留,而且還願意和我們進行學術的探討,我覺得這是非常難得的事。更讓我內心感動的是可以觸摸到由院長與法師們從巴國帶回來的佛像,巴基斯坦經歷那麼多的戰爭,沒想到還有一些佛像竟然能保存得那麼好。

文/謝錦霖

Check Also

修行要一步一腳印

撰文:林實敏   原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