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富二代」遇見佛學院

撰文:李泓錦

攝影:東禪佛教學院

在收到佛學院的錄取通知單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想著從不需要做家務的我,要如何適應學院自立生活,同時也滿懷興奮,期待著學習佛法和禪修,這是我報名的初衷。

10月18日來到東禪佛教學院報到,先被安排隔離,隔離期間過著猶如皇帝般的生活。寬敞的房間,有冷氣、淨房、洗衣機和燙斗等,自由的生活作息,三餐有人定時提供。當時和我隔離的另一位同學,喜洋洋的說到:這裡的生活很愜意,看來我們來對地方了。

隔離結束,正式進入佛學院報到。在得知這裡的生活作息和規則之後,我猶如被潑了一盆冷水,從美夢中被驚醒,意識到「惡夢」正要開始。

平常在家,我通常要用半小時來盥洗,不需要洗衣服。但是佛學院只給學生40分鐘盥洗和洗衣服,且規定必須用手洗。一間房間住兩個人,因此我必須在20分鐘內完成一切。

當時我不斷的在想,為什麼只給這麼短的時間?為什麼有洗衣機卻不能用?新科技時代還得用手洗?內心極度不滿這一切不合理的規則。

在第一個星期裡,因為不會洗衣,加上時間緊湊,我只能把衣服隨便過水後就晾起來。後來導致皮膚過敏、引發毛囊炎,使得我無法再逃避,開始重視衣服衛生的問題。

完全不會洗衣服的我,硬著頭皮向學長們請教洗衣服的基本流程。第一次正式執行用了30分鐘的時間。因為不習慣,又笨手笨腳,衣服有洗等於沒有洗,依舊骯髒。

這裡的生活非常規律,早睡早起,但是由於身體癢,導致睡眠不好,早上6時起床的感覺就像被卡車拉扯一樣,只能用生不如死來形容當下的感覺。

對於這種生活,心情非常的不甘,難道我每天都要遭受這樣的折磨嗎?因為不甘,不願再過這樣的生活。經過一番掙扎和思考,我開始在步驟上稍微做出調整,這不僅能把衣服的污垢洗乾淨,也大大縮短了時間,從最初的40分鐘到現在只需20分鐘就能所作皆辦。

從這件事情上,我想了很多,讓我看見自己的不足,連洗衣服這種基本生活技能都不會的我,談何夢想?以前,認為母親和傭人做家務事是理所當然的。基於個人私欲,一天換幾套衣服,也不會在乎衣服的污垢。心情好壞,動作行為粗魯,從不顧慮母親和傭人的感受,我在前方不斷的享受,他們在後方不斷地收拾「殘局」,讓我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從來沒想過,從洗衣服這件看似平常稀鬆的事,卻讓反省之前母親和傭人在背後默默付出的辛苦,讓我感到非常的慚愧,非常感恩他們一直以來,從不讓我操勞家務。

Check Also

儲蓄修行資糧

文/黃豐坤 以往在家過年,我都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