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斤重的碗

文/劉淑佩

上個星期老師給了我們一項艱難的任務,那就是在上「佛學行儀」課時,每位學生需穿著海青並頭頂半碗水上課,老師說這是為了訓練我們的威儀,站立時要像松樹一樣挺立,坐在椅子上要如鐘那麼穩定,走在路上要像風一樣輕快。你說這難不難呀?
我擔心自己無法勝任,會不小心把水撒了一身弄濕海清,所以碗裡只盛三分之一的水量。但不要小看這只有三分之一水量的小碗,當你把它頂在頭上時可是有千斤重喔!尤其每當我起心動念或打妄想時,特別能感覺到那千斤般的重量,而且還不斷地在加重,像是要把這些雜七雜八的念頭妄想壓扁一樣,不讓升起,提醒著我的身心不要亂動,要專注。當下的我不敢再小看這盛著水量的小碗,它可是有鎮壓心魔與放行正念的功能。
課堂上,坐在後座的我,看著本就活潑的同學,突然變成大鐘般穩坐在位子上,如如不同地聽著老師講課,這其實還蠻好笑的。這老師還真磨人,對著一群木頭般的學生上課,還不斷地發問問題,真打定主意要來考驗我們的耐力,定力。但沒辦法,當我們在專注與緊張著頭上千斤碗時,我們的六識(眼耳鼻舌身意識)會有幾識會自動關閉雷達,特別是耳朵。聽不到老師的問題就無法回答問題了。慚愧自己的鍛煉不夠,六根無法開關自如,只能勤加練習,精進鍛煉自己的修行與威儀才能把專注的心,如同頭上的水不灑落一地。

Check Also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文/張時菱 人生總是有缺陷、不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