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畫一畝良田

東禪佛教學院同學,近年都會參與東禪寺平安燈會的一部分籌備工作。今年配合牛年的到來,同學們學習畫布畫,將佛典故事「耕耘心田」的內容描繪在布畫上。

「耕耘心田」公案敘述,有一天,佛陀出外行腳托缽,遇到一位婆羅門正在田裡耕種。婆羅門質問佛陀:「佛陀,你為何不自己耕種,為何不以自己的勞力來換取生活所 需呢?」佛陀含笑回答:「我時時刻刻都不忘辛勤耕耘啊!眾生都是我的田地。」

田地要靠農夫勤奮耕耘,才有碩果累累;佛教將我們的心比喻為田地,也需要靠開發、灌溉、播種、耕耘,種種誠心、毅力,才能成熟增上,成為一片淨土。

同學在用心畫布畫的同時,也在學習為自己的心田畫一幅良田美景。

 

同學心得

關伊婷:我在眾中

相隔考試日期還有一個多星期,我們還有一堆的功課和考試報告還未完成,加上這幾天寺院裡忙著出普坡。難得晚上的自修時間,老師卻告訴我們接下來的這幾天都得到後山去支援新年燈會的展示品,同學要協助畫畫。

當時我心想不會吧?我們要考試了還一整天出坡,不用溫習和寫報告嗎?當然我和同學們還照樣去畫畫。因為遇到在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都用一個慧尚老師教的口頭禪 「這樣就這樣咯!反正都會過去的」,所以就不再糾結功課能不能完成的問題了。

在畫畫時,我這個不會畫畫,只是比較會亂畫的人很自然的就被同學推去畫一些比較高難度的地方。在畫畫的過程中雖然肩膀很酸,手都沒力了,但卻覺得內心很平靜。偶爾還能和同學一邊畫邊聊或隨性的高歌一曲、一曲又一曲。真的非常療愈與放鬆。本來以為畫畫是個負擔,但卻成為考試前的放鬆時間。在那之後的每一次畫畫我都希望時間可以慢一些。漆黑的夜裡,長管燈下,同學背光身影朦朧。這一刻我感覺我是眾中之一,每個人都貢獻著自己的心意,就好像螢火蟲在夜裡盡撒著自己的餘暉,把淒涼的沼澤而美,月亮也只能成為配角。

 

李微婷:佛教與包容

我們還沒去後山畫布畫時,妙豪老師提醒我們,畫布畫也是一種修行,希望我們把握機會。

老師透過投影機把電腦中的圖畫照射在布畫上,我和同學們開始用馬克筆把投射出來的圖畫畫在布上。我們所畫的景象是一片稻田。稻田裡有農夫、水牛、小沙彌等等。

當大部分的圖畫都已經完成了,我和同學開始畫稻田裡的稻草。稻草該怎麼畫呢?是畫三條線成為一束稻草,還是四條、五條呢?應該要把稻草的方向那一邊呢?這些問題太繁瑣了,我不請示老師,便和同學隨意在布花上畫起了稻草。

過了一陣,老師走過來看我們的作品,對於整幅畫不協調的稻草感到驚訝,便教我們如何繪畫稻草。

當我們把整幅畫的稻草完成時,往後遠遠地看著作品。雖然每一束的稻草數量不相同;稻草的方向、粗細也不一致,但我還是感到很歡喜,因為這是大家集體成就的作品。藝術是可以包容許多不同的事情而存在,如同佛教可以包容不同種類的人來學習佛陀的精神、智慧與慈悲。

 

張時菱:樂在其中

出坡,是我最期待的。我喜歡在眾中一起勞動,我享受從無到有的過程,我期盼空到成品完成的一刻。畫畫不好的我,卻享受在畫花燈的時刻。一筆一畫,一呼一吸,就好像在為生命繪出篇章。一手一繪,一動一停,就好像在為人生開啟光芒。畫畫中,我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充滿歡喜且感恩的心,因為可以有機會為一年一度佛光山東禪寺出一份綿力。畫完的那一刻,只能說:「 原來,畫畫也可以很療愈。」

 

謝城霖:一步一腳印

為了迎接今年平安燈會,我和同學一起協助完成10幅佛典故事的布畫圖。老師先把我們分做兩組,一組負責描圖,一組負責彩色。第一天我負責描圖,第二天則負責彩色。在描圖時,我需要靜下來慢慢地一筆一字的描好,這讓我想起星雲大師曾經說過,做事要一步一腳印,才能把事情做好。

Check Also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文/張時菱 人生總是有缺陷、不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