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與苦瓜

文/李微婷

慧護老師在上課時,課室總會傳來很多的笑聲。不知道是他愛開玩笑,還是他本身就愛笑。

他每次發問的問題,我會嘗試給他答案。然後,他就會說:「Bingo,答對了,可以成佛去了,成佛是不是很容易? 」

有一天,我就跟他說: 「老師,我給你的答案都只是文字而已,成佛哪有那樣容易?」老師笑而不答。

就在那一天,我在班上和同學們分享龍樹菩薩的個人資料。龍樹菩薩被稱為「佛陀第二」。老師借題發揮,問我們要不要成為「佛陀第三」。

我說:「我才不要成為佛陀第三呢!成佛那麼辛苦,斷自己的煩惱都那麼難了,還想度化眾生?」

老師說:「成佛的過程雖然難,但結果是不是好的、善的?」我點頭。

老師又繼續引用吃苦瓜的例子,說道:「苦瓜是苦的、難吃的,但對身體是有益的,對不對? 」我點頭。

我說:「佛法對我來說,還是文字」。

我想,很多時候,佛法還是一個個的字體而已。它就如對岸的小舟。我看見小舟;我聽見小舟與河水摩擦的聲音;可是,我卻取不到對岸的小舟來讓我渡過寬闊的江河。這是極大的痛苦啊!

既然老師說,往苦的地方去,我會找到答案的;我就不妨試試看,看看能否取到對岸的小舟來讓我度過長江。

Check Also

腳踏實地

文/黃會珊 人,似乎都喜歡安逸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