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拜垫

我是一張长拜垫,我通常都呆在大雄宝殿裡面与佛菩萨朝暮相望。很多人走进大雄寶殿時,都会跪到我身上來向佛祖禮拜。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是很诚意的礼拜佛祖,他们有的是藏传、有的是南传、有的是汉傳,甚至有一些是印度教徒。而最常见的是佛学院的学生和义工菩萨。当我看见义工菩萨时,感到无比的荣誉。他们有些是家庭主妇,也有的是公司的老板,他们愿意放下身段,百忙中抽空来到这里做义工,護持佛教,讓我无比感動。

当我看到佛学院的学生时,尤其每天早上過堂結束以後,他們都會來大雄寶殿打掃,遇到细心的同學,他們會把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擦得干净,甚至一些同學會念佛或持咒,这些待遇对我来说是超级享受;但有些同學,他們根本都忽略我的存在,即使我全身都布满手指印、额头印和油脂,尤其活動或法會結束后,我的位置就會變成了歪三倒四,有些人甚至是用脚把我踢回原位!我還是要調適自己的心境,學習忍辱,還好最終學長來巡視後,一切灰復整齊清淨。

常年在大殿的我,看过许许多多不同的人、事、物。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猶如人生過客,讓我醒悟每天要欢喜付出,才能体现我存在的价值,不愧于在佛陀的座下长相伴。

 

 

 

文:葉慧儀

Check Also

老桌子

『铛铛……铛铛……。站起来!学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