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岁的大师与我

文:黄贤宁

二十一岁还不知道自己方向的我,成天庸庸碌碌的过日子:喝酒、抽烟、是个物质主义者。让父母担心,长辈烦恼的孩子。因为脾气暴躁,易怒。在这段时间常常会给他人或自己带来许许多多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的我二十四岁,虽然脾气也有些改进了,但有时还是会暴躁易怒,控制不了自己的坏脾气。当我来到了东禅佛学院就读时,在老师的教导与熏陶下慢慢学习无生法忍和如何用慈悲观对治坏脾气的方法。

在东禅佛学院有幸的拜读了星云大师传【传灯】这本书。当中我领悟到及看见大师舍己为人,为佛教的精神。在与台湾丛林学院远距教学中,佛陀纪念馆馆长如常法师上课时,为我们讲到大师和大觉寺白塔小学的因缘。

星云大师在二十一岁时就当白塔國民小學校长,學生共二百八十人,老師很少,大師一人身兼數職,從教務到訓導,從低年級到高年級。到了今天,那群学生现今都有八十岁有余了,仍然还记得这一位七十几年前曾经教过他们的老师,他们以大师为荣。

无论身为教育家还是宗教家的高僧大德,大师的一点一滴都有着让我们学习的地方。越是了解知道大师的事迹,都令我越觉得惭愧。他和我们都是人吗,越想只会越感叹,为什么大师可以,我们却不能?而我们真的有许许多多的地方,要向星云大师学习。

Check Also

我的名字叫拜垫

我是一張长拜垫,我通常都呆在大 …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