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給我的啟示

文:莊蕙娜

這個月來去匆匆,在動盪的環境下實在無法靜下心來。尤其在得知自己須兼德學長一職,實在令我煩不勝煩。因為這個安排影響到我原來打算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想利用這段時間來充分的沉澱自己,面對自己,思考自己畢業後的人生方向的安排。

今天,常住為我們精心安排了農場參學,讓我獲益不淺。在參觀鳳梨園時,領隊的師兄告訴我們在鳳梨園中,間隔會種幾顆檳榔樹當避雷針用,我對這景象還蠻感觸的。心想,在檳城貴為檳州代表的檳榔樹,在鳳梨園中竟然被拿來當避雷針用。這裡的檳榔樹如果有感覺,他們會不會埋怨自己的命運?根植土地的它們完全沒有選擇生長在哪兒的權利,只有硬著頭皮的撐著苟且偷生,每天會不會都不安的沉浸在何時會被雷劈中,終結自己一生的恐慌呢?那樣實在是太可悲了。同時看到幾個員工頂著大熱太陽,背著沉重的籮筐,呈全鞠躬姿態,來回的採割鳳梨。有的鳳梨栽種三年只賣10仙一棵!同樣是人類的我們為什麼勞動價值會差那麼多呢?難免為生命感到唏噓。

然而,看到老師們頂著被曬紅的臉,不禁感到很感動。為了教育我們,法師及佛光家長們都不惜風吹日曬的陪伴著我們成長。我想這不是她們不怕風吹日曬,而是她們知道她們犧牲背後的意義。頓時,我好像想通了,其實在鳳梨園的檳榔樹,雖然它們不能改變其位置,但是它們可以改變他們的心態。如果它們往好處想:因為我的存在,其它的鳳梨可以避過雷電的打擊,農民栽種的心血不會白白的浪費,人民也因此有豐富營養的果食吃。那麼它就不會感到害怕,而能勇敢的佇立在風雨中吧!這就是無我的力量!我應以此做為借鏡好好學習。

Check Also

意想不到的因緣

在還沒進佛學院之前,總覺得我是朋友眼中的“怪胎”、宅女,不愛留長髮、化妝、穿高跟鞋、裝扮自己,不愛血拼、也很少看電影、唱k等。但若要我奉陪,心裡總覺得超級不自在、特別彆扭。因此我的生活都是中規中矩的,沒有瘋狂,也沒有現在年輕人過的生活。我朋友對於我宅的程度已是無話可說,但我又對於他們瘋狂的程度也一樣無話可說。當要與朋友聚會時,不是吃飯就是看戲不然就是唱k。曾經我向朋友們提出去做義工或參加些有意義的活動,但都遭冷漠回應。因為他們認為現在該做的就是賺錢,甚至還要努力加班來滿足種種欲望。但是我不愛加班,我的欲望也與他們不同,那到底怎麼樣的生活才是屬於我的生活?我日思夜想直到碰碰撞撞的來到佛學院,終於可以做回我最喜歡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身心自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