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班生

文:黃嘉慧

一段婚姻需要父母的認可,一場學習之旅也需要父母的同意。自作主張、先斬後奏報讀佛學院的自己最終也得到父母的認可。自小就生活在安逸的環境,是時候讓自己“回爐重造”,與其說突破自己,不如說增加自己的升縮性,能動能靜、能屈能伸、能忍則忍。安撫好自己的心靈,吸收正能量,再重新出發,這就是我報讀佛學院的理由。

父親一直都沒有反對過我參與活動,但總是擔心著我在外闖禍。我確實是一個讓父母家人不放心、不安心的孩子、在家排行最小、最霸道、最暴躁、最叛逆……沒有想過自己也有穿上佛學院制服,坐在寶藏堂握著筆寫著週記的一天。內心的情緒波動起伏不一,正面的角度來說是期待,負面的角度來想叫忐忑。

因為不知道,所以恐懼;因為恐懼,所以逃避。我對佛學院的認識與瞭解和以上的話息息相關。為了突破那份恐懼,為了更瞭解自己,為了找到更好的自己,我穿著羅漢鞋,踏上了一個旅途。雖然前方依然迷茫,但不是黑暗。

Check Also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

今天的写作课,老师一样依然要我们顶着叶子或花走路,并且讓我们思考「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你会做怎样的选择。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