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指導

文:莊蕙娜

十二月二十二日,院長覺誠法師特別抽出寶貴的時間來給我們個別面談指導。我借這個機會請示院長畢業後在佛光領職的詳情。想不到院長即然建議我去讀NPO管理,將來佛光會在檳城建一間養老院,那時候就可以接手管理。此外,院長也建議我畢業後可以去印度半年教英文,我真的不得不佩服院長的慈悲與遠見。被院長指導後,曾經看在眼裡,記在腦裡所有孤苦無依、寂寞老人的故事和他們的處境在我腦海裡不停的重播。讓冰封已久的菩提心紛紛開始舒醒。看著那些傾盡生命曾經為社會服務過的老人們在痛苦的等待著生命的結束,時常都想為他們做點什麼事情。期待著與兒孫一起過中秋的一位老婦人告訴我,她很歡喜的買了一大包可愛的月餅,兒孫都沒有回來,她獨自一個人吃到牙痛。太多太多類似的故事在社會各地上演著,我自己的家庭也不例外。看著家裡的長輩被人當球推卸來推卸去,很想為她做多點,但是我知道現在的我還沒有這種能力,在經濟上、體力上、對糞便的恐懼等,這些都是我必須設法跨越的障礙。除了養老院其實我也曾考慮過孤兒院以及提倡孝道的教育等。希望我的未來職業可以實實際際的為社會做出貢獻,可以改善社會不良風氣及現象。希望我可以有能力為大師的人間佛教做出漂亮的成績單。

Check Also

意想不到的因緣

在還沒進佛學院之前,總覺得我是朋友眼中的“怪胎”、宅女,不愛留長髮、化妝、穿高跟鞋、裝扮自己,不愛血拼、也很少看電影、唱k等。但若要我奉陪,心裡總覺得超級不自在、特別彆扭。因此我的生活都是中規中矩的,沒有瘋狂,也沒有現在年輕人過的生活。我朋友對於我宅的程度已是無話可說,但我又對於他們瘋狂的程度也一樣無話可說。當要與朋友聚會時,不是吃飯就是看戲不然就是唱k。曾經我向朋友們提出去做義工或參加些有意義的活動,但都遭冷漠回應。因為他們認為現在該做的就是賺錢,甚至還要努力加班來滿足種種欲望。但是我不愛加班,我的欲望也與他們不同,那到底怎麼樣的生活才是屬於我的生活?我日思夜想直到碰碰撞撞的來到佛學院,終於可以做回我最喜歡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身心自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