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鼓記

曾君友

如果説搖滾樂是主流的音樂時尚,那梵唄則是永垂不朽的心靈音樂;前者擁有情緒宣洩的作用,而梵唄則有沁入心扉之效能。對我而言,梵唄不僅能攝受莊嚴,且能讓聞者心生恭敬之心。

首次聽聞鐘鼓聲,即是我在東禪佛學院期間,當時確實被莊嚴的鐘鼓聲攝受住,一陣陣的鐘鼓聲震撼住我的心房,亮徹的鐘鼓聲,有著祈福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之意,然而其聲聞在耳裡是莊嚴,留在心裡是滿滿的感動。

 

後來輪值為司打鐘鼓的法器人員,第一次上場,心情難免有忐忑;司鼓前夕,站在佛前發願,心裡默默祈願在佛菩薩的加持下能完成其“任務”。

平日旁觀師長和同學司打鐘鼓時似乎覺得很簡單的任務,然而當自己站在站臺上司打大鼓之時,不僅手忙心慌,巨大鼓聲如雷般,完全聽不出輕重節奏,連把打鼓的節奏都忘了,站在一旁的學長不時為我捏一把冷汗,並在事後給予各個方面的指正。

經汲取首次司打大鼓的經驗,並加以揣摩後,之在司打鐘鼓時都漸入“佳境”,至今仍有待進步中,其中讓我明悟了一點道理:用“心”司鐘鼓。

司鼓或司鐘不在於技術有多好,節奏有多棒,而是那顆用“心”來司打鐘鼓時,當下的用“心”即能讓司法器者感受到心身的平靜与安祥;亦能讓聞者到感受到那份莊嚴和攝受。

Check Also

意想不到的因緣

在還沒進佛學院之前,總覺得我是朋友眼中的“怪胎”、宅女,不愛留長髮、化妝、穿高跟鞋、裝扮自己,不愛血拼、也很少看電影、唱k等。但若要我奉陪,心裡總覺得超級不自在、特別彆扭。因此我的生活都是中規中矩的,沒有瘋狂,也沒有現在年輕人過的生活。我朋友對於我宅的程度已是無話可說,但我又對於他們瘋狂的程度也一樣無話可說。當要與朋友聚會時,不是吃飯就是看戲不然就是唱k。曾經我向朋友們提出去做義工或參加些有意義的活動,但都遭冷漠回應。因為他們認為現在該做的就是賺錢,甚至還要努力加班來滿足種種欲望。但是我不愛加班,我的欲望也與他們不同,那到底怎麼樣的生活才是屬於我的生活?我日思夜想直到碰碰撞撞的來到佛學院,終於可以做回我最喜歡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身心自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