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禪修】還是【殘修】

 

 

撰稿:谢宜真

起初,我对禅修的感觉是那是一种“残修”。在禅堂里打坐,像是把平日好动的脚锁在拜垫上,把体内所用的疼痛细胞都活动起来,最后腿好像被注入一剂强性的麻药,把全部的痛觉神经都封闭起来,唯有那悦耳的木鱼声能叫醒那沉睡的双腿。

虽然慧尚法师在禅修中提到一切苦都会过去的,然而在当下我只觉得苦痛正在蔓延,挥之不去。这时,我记得慧尚法师曾经说过苦也是一种功德。苦难对我们是有帮助的,当我们战胜了苦难,它就是我们的财富。如果苦难战胜了我们,就成为我们的屈辱。这句话就像在昏暗中,碰到一线曙光,我必定要把苦难变成财富。

在之后的坐香,依然是脚痛如麻。可能心念已转,那所缘就渐渐地从麻痛中转到呼吸上。这七天的禅修就在数息与麻痛中结束。我体会到禅修不是像达摩祖师爷坐在树下打坐,一动也不动,也不是要双腿不动,而是心不被外界所动。

 

 

Check Also

支援世界理事會 看見世界

國際佛光會世界理事會首次在大馬舉辦,大家非常的興奮與期待,開學不到一個星期的東禪佛教學院新生10月1日在妙豪老師和學長們的的帶領下18人戰戰競競的前往新馬寺支援世界理事會。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