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有話要說》序

 

HsingYun-01-1024x683

文/星雲大師

貧僧明年九十歲,已經老矣了!這《「貧僧」有話要說》二十篇拙作,是在二○一五年的春天,我因為眼瞎耳聾,視聽模糊,但還是有別人告訴我,報紙、網路、電視對慈濟清算的時候,像颱風一樣,尾巴也掃到佛教各個道場。我一時有感,寫了〈「貧僧」有話要說〉,為佛光山做了一點表態。後來報章傳播,對佛教有蔓延的攻勢,我也無以去一一的為大家說明,就又再想寫二說。但佛光山徒眾們一向都非常保守,為社會大眾做什麼事情,也都不愛發表傳說,做了就算,紛紛勸我:「師父,不說也罷!」我基於護教情殷,覺得有些話不能不說。因為佛教是講信仰的,不能讓信徒對佛教失去信心,所以還是有話要說。

「貧僧有話要說」看起來都是以貧僧為主、以佛光山為例,陸續寫了二十說,但實際上,佛教裡像我這樣的貧僧,比比皆是,我只是以我例,為佛教的僧侶做一些表態。就這樣,《「貧僧」有話要說》在我口述下,弟子妙廣記錄,法堂書記室整理,不要一個禮拜就完成了。

因為所言皆往事陳跡,一切都是有據,雖是數十年的歲月,就是要把它忘記,難免還是點滴在心頭。去年(二○一四)出版一部口述歷史《百年佛緣》,跟《「貧僧」有話要說》內容稍有不一樣。《百年佛緣》是講述我和佛教、社會、外境人事各種的因緣,但是,我個人的思想和佛光山的事例則少於著筆。現在為了佛光山和我的想法,讓《「貧僧」有話要說》可以站在讀者的面前做一個報告,我覺得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

原本,還有一些話沒有說,所以寫了這二十說之後,我和弟子們講,我來寫「貧僧一百說」,應該有這些材料。只是現在人老了,記憶力也不好,尤其關於世間的人我是非,不說也罷了。貧僧出版的書籍不只兩、三百種,二千餘萬言,我覺得我的人生就活在那許多書本裡面吧!中國人有所謂「立功、立德、立言」,立功、立德,那是我不敢說的,不過「立言」,倒是有根有據,都有出版的書籍可考,此處就不一一敘述了。

我想,除了《佛法真義》等待出版,現在《「貧僧」有話要說》應該是貧僧著作生涯中的最後一本書吧,以後就不說了。不過,生命還活著,偶爾有一些對社會、佛教的情況,要貧僧表達某些意見,我想我還是會當仁不讓。

本書作為佛光山徒眾的教材,當然也希望修正當前社會人士對佛教的視聽看法,如果大家能看到佛教僧侶清貧的一面,那就是貧僧最大的願望了。

這些內容由《人間福報》刊登,或者由香海文化出版專輯,我希望對於社會、佛教所能貢獻的,謹此一點心意而已

Check Also

智慧引導生命

在喜馬拉雅山的山下,有一位修行者,在弘法回程的路途中,看到一只快要凍死的小鼠,於是把牠救回寺廟飼養。小鼠唯一害怕的是寺廟的猫,要求行者把牠變成一只猫,當牠出到寺廟後遇到狗,牠又很害怕,要求行者再把牠變成狗,當狗後牠又遇到老虎,牠又很害怕,再度要求行者把牠變成老虎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