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走路

鄭心佩同學文/钟沛娴(東禪佛教學院)

走路?来到佛学院,发现我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不会走路。活了二十多年,还不会走路,说起来还真是个笑话。

我在行走的时候,因为习惯拖拉,所以走路时就会发出响亮的声音,因此父母、朋友都会跟我开玩笑地说,每次不见其人先闻地板上“踏踏踏”的声音了。来到佛学院后,当然也逃不过老师的千里耳呀!“沛娴,走路时不要发出声音。”“沛娴,走路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要把心放在当下!”

原来,走路在佛学院里也是一种修行。在老师多次的提醒,同学也知道我这个坏习性。只要每当走路一发出声响,同学们都会用幽默的方式提醒我:“沛娴,走路不要拖拉,不然看起来真像阿嫲走路。”这一点倒让我觉得窝心。

记得有一次,在上如音老师的《佛门行仪》时,老师为了训练我们的专注力,让我们在头上顶着一碗盛着七分满的水行走。轮到自己时,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头上,因为可不想变成落汤鸡呀!谁知,当一开始行走时,如音法师马上纠正:“走路,不要发出声音!”这时的我才察觉到自己走路拖拉的问题还是没改进,,真是惭愧呀!

为此,如音老师说了一段有关修行的比喻。若把修行比喻成杯子,初学者的第一个杯子必须是空的,才能盛水;第二个杯子则不能有所缺漏,把听闻的教诲用心地记在脑袋里,不要听过即忘;第三个的杯子,要确保里头的水是干净的,意思就是所学的知识务必要是正信佛法。

老师的比喻让我有所省思,也下定决心要改掉坏毛病,用心走路。

Check Also

意想不到的因緣

在還沒進佛學院之前,總覺得我是朋友眼中的“怪胎”、宅女,不愛留長髮、化妝、穿高跟鞋、裝扮自己,不愛血拼、也很少看電影、唱k等。但若要我奉陪,心裡總覺得超級不自在、特別彆扭。因此我的生活都是中規中矩的,沒有瘋狂,也沒有現在年輕人過的生活。我朋友對於我宅的程度已是無話可說,但我又對於他們瘋狂的程度也一樣無話可說。當要與朋友聚會時,不是吃飯就是看戲不然就是唱k。曾經我向朋友們提出去做義工或參加些有意義的活動,但都遭冷漠回應。因為他們認為現在該做的就是賺錢,甚至還要努力加班來滿足種種欲望。但是我不愛加班,我的欲望也與他們不同,那到底怎麼樣的生活才是屬於我的生活?我日思夜想直到碰碰撞撞的來到佛學院,終於可以做回我最喜歡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身心自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