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靠近的距离

李苑嫣同學文/李苑嫣(東禪佛教學院)

玄奘大师跪在菩提树下,歌词唱着:“佛陀在世,我沉沦;佛陀入灭,我出生”。这是音乐剧【玄奘•西遊】里,最为让我感动的一幕,词写得太好了!

“在累劫中,我在哪里?”抬头眺望着那个悬挂在舞台上的大月亮,感觉古今没有距离。过去的人们举头望月时,当下的五蕴和合与今日又有多少差异呢?此时,对佛陀和祖师大德们的感恩心、崇敬心油然生起。感恩佛陀慈悲的为我们转动法轮,才换得今天能够认识、看清真理的因缘。原来,佛陀没有离开过娑婆,更没有放弃过还在懵懂中过活的众生,威德无量无边,法身永存,这就是最靠近的距离。

看完玄奘大师到天竺取经的历程,让我更为珍惜现有的经典学说。多少古德的血汗蕴含在翻译经典中,这是我过去没有好好体会的。多观缘起,能够让人明白一切的发生由来殊胜,让人更懂得珍惜及把握因缘。感恩!

Check Also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

今天的写作课,老师一样依然要我们顶着叶子或花走路,并且讓我们思考「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你会做怎样的选择。

Translate »